为降教育成本 丹麦大学“逼”学生按时毕业

来源:腾讯教育 作者: 发表时间:2015-08-04 11:32

为降低教育成本 丹麦大学“逼”学生按时毕业

  资料图片

九成丹麦大学生延期毕业

23岁的阿里巴德雷尔丁考入丹麦皇家音乐学院,成为一名萨克斯手。“音乐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所以这是自然而然的选择。”他告诉法新社。

和大多数青睐艺术、人文的丹麦学生一样,阿里专注于追随梦想,不愿选择工程、科学等将来能找到高薪工作的专业,以至于许多企业抱怨招不到足够的工程师。

据美国“商业内参”网站报道,丹麦工商界认为,高等教育的免费午餐让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本就十分薄弱的经济“消化不良”。

事实上,阿里一点都不担心经济问题。在政府的慷慨资助下,他不仅上大学学费全免,还能拿到每月1000欧元(约合人民币6200元)的补贴,看电影、坐火车、去博物馆也都能拿到学生折扣。

找工作也不是问题。据欧盟统计数据,丹麦青年失业率仅为11%,明显低于欧盟平均水平。就算没有工作,也可依靠社会福利生存。

更令别的国家学生羡慕的是,在丹麦的公立大学,所有学生无论成绩好坏都能顺利升级、入读研[微博]究生和获得同等数目的奖学金资助。《华盛顿邮报》称,许多丹麦人认为学生把钱花在了酒吧和俱乐部。

大学对学生的管理十分松散,课堂出勤率和平时表现都不会被计入期末成绩,还可以连续4次申请补考,以至于学生动不动就出国游玩好几个星期,或者为了滑雪翘课一周。许多教师没有博士学位、教学经验和在学术出版物上发表的文章。

上大学就等于进了保险箱的高等教育体系,让许多丹麦学生磨磨蹭蹭不愿毕业。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丹麦明确规定,本硕连读应该在5年内完成,但90%的学生需要超过6年时间。

“5年时间绰绰有余了,他们压根儿不需要这么长时间。”丹麦高等教育与科学部负责人內德戈德说,许多人在大学花一年时间消磨时光,国家已经负担不起更多花费了,“如果学生仍然游手好闲地混日子,大学就该通过一系列定期考试帮他们进步。”

按时毕业降低教育成本

从舒适的家到办公室,上班族沿着宽阔的林荫大道一路骑行,其余人则在公园和花园里悠闲地漫步。在生活水平高、福利制度好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民众过着堪称全世界最幸福的生活。

不过,对那些希望在大学阶段享受人生的丹麦学生而言,这种快乐恐怕很难继续下去了。

据“University World News”网站报道,2013年4月18日,丹麦政府通过一项协议,根据学生毕业时间的不同调整对其资助金额。换句话说,学生必须按时毕业,才能拿到政府的全额补贴。

这项被称为“学习进度改革”的规定目前正在实施,按照规定,到2020年,该国所有本科生和硕士生的平均毕业时间提前4.3个月,哥本哈根大学的学生要平均早毕业7.6个月,哥本哈根大学人文学科的学生则需提前12.2个月。

这意味着,如果学生不加快毕业步伐,大学就会失去政府资助。凭借这项改革,丹麦政府将节省2.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亿元)的支出,学生更早开始工作也能产生更多的税收收入。

与荷兰、德国、美国等国一样,丹麦正控制高等教育不断上涨的成本,要求学生按时毕业。但在这个以教育平等和民众幸福指数高著称的国家,此举引起教师、学生乃至大学管理者的一致抗议。

“争论的焦点是,提高学习效率是否会影响教育质量。”曾担任丹麦奥胡斯大学校长的欧洲大学协会副会长劳里茨尼尔森告诉《大西洋月刊》,“从社会的角度看,如果毕业生提前进入劳动力市场,他们对经济的贡献时间就会更长。两种观点正在激烈交锋。”

大学“不应成为香肠加工厂”

要求学生按时毕业的提议出现后,成千上万的大学生开始合法地绕过规则,谎称生病以逃避考试。

“这表明政府的新政策已经失败。”丹麦全国学生联合会负责人娅斯敏达瓦里说。在她位于地下室的办公室墙上,贴满了学生抗议的照片。

达瓦里和其他批评人士认为,“学习进度改革”意味着学生选择或改变专业的时间变少,也没有精力去学习批判性思维和雇主要求的其他技能。他们可能因此丧失出国留学(课程)[微博]、实习、创业或成家的机会。

“大学可能衡量学生毕业的速度,而不是专注于培养最优秀的毕业生。”达瓦里说。丹麦大学教师联盟副主席卡米拉葛瑞格森简明扼要地指出,大学“不想成为香肠加工厂”。

哥本哈根大学民族学副教授居尔尼尔森解释说,丹麦人之所以毕业晚,是因为他们将硕士毕业论文视为一件非常严肃的大事,一定要写出完美的作品。“对丹麦学生而言,这不仅仅是一篇普通的论文,而是他们学术研究的巅峰。”尼尔森说。

哥本哈根大学副教务长伯格也认为,逼学生按时毕业与高等教育的目的背道而驰。“我们是一所非常古老的大学。”她说,“在这里,你为求知而来、深入研究,而不只是为拿到毕业证而学习。”

在同样有超过50%学生无法按时毕业的美国,同样的争论也在进行。

“这是一个哲学命题:高等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是训练一个人成为劳动力的一部分还是教育他成为世界公民?我们该如何平衡?这是最大的挑战。”纽约州立大学的弗雷德科瓦尔告诉美国雅虎新闻网,“我担心的是,如果将重点放在把控毕业时间上,学生是否准备好了。”

编辑:林晓彦
对《为降教育成本 丹麦大学“逼”学生按时毕业》表态
对《为降教育成本 丹麦大学“逼”学生按时毕业》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腾讯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