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土豆洒土、钉文件:原来这些工作“最无聊”?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8-04 09:16

  资料图:生产线工作。 刘昌勇 摄

据英国媒体报道,法国人台斯纳德曾说他8万欧元年薪的香水公司高管工作无聊地把他变成“职业吸血鬼”,那么,你干过下面这些这些世界上“最无聊”的工作吗?

食品工业工作

来自业特的简恩说:“我曾经一个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检验冷冻豌豆的温度。没干之前我曾遐想每天见到的都是小绿球球汇成的无尽河流。”

萨福克郡的库克说:“我妹妹有一年夏天在法国的一家农场找了份工作。她每天要做的就是把一小撮土洒在装土豆的托盘上。这些土豆会被送到超市去卖,估计这么做是为了让土豆看起来更有‘有机的’卖相。”

海伦伯勒的皮特民廷说:“我曾在一家诺丁汉的比萨饼工厂干活,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往14000个比萨饼上摆放香肠片。要是哪天传送带坏了,我们就用香肠片在比萨饼上摆出一个笑脸模样。哪天要是有人吃到笑脸模样的比萨饼时,就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古怪工作

纽卡斯尔的肯尼斯说:“我干过的一个活儿就是擦拭一个个小木制底座。这些底座是用来摆放帆船模型,然后放到漂流瓶里。这个活儿我干了两天之后就放弃了。”

斯托克波特的加里说:“我曾经通过中介找到一个给眼镜贴标签儿的工作。这个工作要求在镜片的正面贴一个标签、背面贴一个标签,两个标签的边沿还必须得完全重合才行。没想到我干这手儿太出色了,他们居然想留下我。后来我又干了两个星期。”

生产线工作

萨里郡的詹姆斯说:“我曾在上大学期间夏天勤工俭学找了一份在维他命片剂厂的工作。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生产线旁,把破口的维他命片挑出来。传送带是红色的,而药片是绿色的,我晚上回家一闭眼就是漂来漂去的维他命药片。我在生产线上干了三个星期,好在后来他们把我提升负责药粉混合了。”

编辑:伟霞
对《给土豆洒土、钉文件:原来这些工作“最无聊”?》表态
对《给土豆洒土、钉文件:原来这些工作“最无聊”?》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