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性不想生“二胎”?家务劳动太多了

来源:中华女性网 作者:任然 发表时间:2016-12-13 14:02

■ 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 任然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一些城市出现低生育率,各界分析个中原因时,大多将其主要归因为生养经济成本的压力所致。而四川省妇联妇女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兴睿在进行相关调查时发现,经济成本确实是家庭在是否生育“二孩”的决定下的首要考量因素,但对于女性来说,生育“二孩”导致家务劳动的增加是影响其生育意愿的最现实困境。

12月8日,在由四川省婚姻家庭及妇女理论研究会主办的四川省社会性别研讨会上,李兴睿同与会人员分享了其《孩子照料对两性家务劳动时间影响的研究》的成果。

李兴睿说,正因为在现实调查中,众多女性表示因不堪承受照料第二个孩子的家务劳动之重,于是放弃生育“二孩”,或对其产生极大的犹豫。这让李兴睿开始研究有关孩子照料对家务劳动时间的影响。而在研究过程中,曾有一篇文章指出,照料孩子对原有家务劳动的影响不大,这也让其产生怀疑。

基于第三期中国妇女地位调查中关于家务劳动总时间以及家务劳动分类所获得的数据,李兴睿运用数据合并、回归分析以及构建模型等方式对其进行分析,最后得出结论:照料孩子占用家务劳动时间的比例较大;照料孩子的程度和家务劳动时间还受孩子个数、孩子年龄、在业状况等因素影响。家中如有年幼的孩子,且孩子数量为两个及以上的,女性承担孩子照料主体,家务劳动时间最多。

照料孩子与常规家务呈正相关关系

自家庭分工模式建立之后,女性由于传统性别文化和男权社会的建构,被动成为承担家务劳动的主体,这个“主体”角色直至当今社会仍然改变不是十分明显。

在李兴睿的研究中,首先便通过数据合并和交互的方式分析了照料孩子与常规家务的关系,数据显示,女性承担“大部分/全部”日常家务劳动(做饭、洗碗、洗衣服/做卫生、日常家庭采购、照料孩子生活、辅导孩子功课、照料老人)的比例占近七成,远高于男性。男性承担最多的家务劳动是家庭日常维修,但远不及日常家务劳动密集和劳动量大。

而数据也证实,照料孩子与常规家务呈正相关关系。李兴睿认为,如果先前形成了既定的常规家务模式,一旦增添了需要照料的孩子,而孩子的那份常规家务往往会“自然地转嫁”给原有常规家务的承担者,那么,从总体来看,照料孩子也就实现了“转嫁”。

孩子个数增加使家务劳动时间增加,对女性的影响非常大

那么,孩子个数是否会影响家务劳动时间呢?

李兴睿运用建立线性回归模型进一步分析了家务劳动时间受孩子照料程度、照料者性别以及孩子个数的影响。分析显示:承担大部分照料孩子工作的家庭成员比很少照顾孩子的所用家务劳动时间显著增加,而女性又高于男性,孩子的个数对女性特别是40岁及以下女性的影响显著增加。

“经过分析,若从家庭来看,不分性别,照料孩子确实对原有家务劳动的影响不大。”李兴睿说,“但女性承担照料孩子的比例高,孩子个数多直接影响女性的家务劳动量。”

李兴睿介绍,交互数据显示,在同样的照料孩子程度下,有两个孩子所用的家务劳动时间均高于仅有1个孩子的家务劳动时间。从照料程度来看,城镇女性拥有两个孩子且承担大部分照料孩子的总家务劳动时间比大部分照料一个孩子的多近60分钟。

同女性一样,对于承担大部分照顾孩子的工作的男性,有两个孩子的家务劳动时间明显高于有1个孩子的。由于男性很少照顾孩子的比例高达6成,所以孩子的数量对于他们的家务劳动时间影响较小。女性反之,由于女性承担大部分照料孩子的工作的比例高达65%,孩子个数的增加使家务劳动时间增加,对女性的影响非常大。

此外,数据还显示,对于女性来说,随着孩子年龄递减,平均所花费的家务劳动时间逐渐递增。一个孩子的家庭,孩子年龄为0岁~3岁的与6岁~11岁相比,女性家务劳动时间平均多近40分钟;两个孩子的家庭,平均多约90分钟。

而不论在业还是不在业,承担大部分照料孩子工作的性别比例差异显著,女性远大于男性。其中,不在业的原因中,女性有71%是因为家里有孩子需要照料,而实际上这些女性中承担大部分照料孩子工作的占74.4%;而不在业者中承担大部分照料孩子工作的男性仅为23.2%。

“也就是说,有7成女性因为照料孩子放弃就业,而男性即使不就业,也都只有两成在照料孩子。”李兴睿说:“可见照料孩子对女性职场的影响,以及要解决‘爸爸去哪儿’的问题仍旧任重道远。”

认可女性价值,实现两性共同分担家务,让女性敢生二孩

“在家政市场,家政工承担一个家庭常规家务、照料幼儿或两类劳动兼做的价格是不同的,前者较低,后者最高。”李兴睿说,“而这些如果由家庭成员承担,特别是女性承担大部分,是没有任何价值体现的。目前国家政策对家务劳动社会化的服务还不足,照料孩子的工作大部分由女性承担,这就造成了职业女性的双重负担。”

李兴睿进一步分析,家务劳动的大量投入势必会影响女性工作时间和精力的投入,进而影响她的发展和晋升空间。而女性完全退出劳动力市场在家专职照料孩子的比例也逐渐增多,这些女性的社会发展更会因为照料孩子而出现中断,降低了经济独立性和社会参与度,而致使婚姻风险提高。

李兴睿认为,当前“二孩”政策已经放开,然而在家务社会化不充分的制度影响下,相对男性,选择要“二孩”对于女性的生活和事业发展无疑有着更深的影响。如何在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下,重建两性家务劳动分工、社会对女性就业政策的支持、如何使家务社会化成为普遍的现实,这是“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社会力量和政策制定者亟待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重要问题。

李兴睿提出,在社会上不断倡导两性应共同并尽量平分家务的同时,让市场认可女性价值才是根本之策。“因为职场的性别歧视致使女性价值难以体现,才会让女性成为家庭中贡献和付出较多的一方。”李兴睿说:“如果女性在职场上能获得公平就业机会、晋升机会以及平等收入,那么在家庭总收入的考量下,将可能倒逼男性主动来分担照料孩子等家务劳动,或是直接让市场购买,而不是认为让女性来承担更合算。如此,或还有助于减少家庭生育‘二孩’的经济成本压力,促进婚姻和谐。”

编辑:汪芳
对《为什么女性不想生“二胎”?家务劳动太多了》表态
对《为什么女性不想生“二胎”?家务劳动太多了》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华女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