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妈患上“补课强迫症” 年入50万担心不够教育支出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许蓓 发表时间:2017-02-09 09:28

妈妈患了“补课强迫症”

夫妻年收入50万竟担心不够教育支出

  周琪坐在女儿后面,陪她一起在培训机构上奥数课。

35岁的周琪(化名)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刚度过了人生中第一个“人仰马翻”的寒假。

从读小学一年级的大宝放假开始,周琪把孩子的寒假分成三阶段——春节前持续上7天的奥数班;春节;春节后持续上7天的奥英班。

即便时间如此紧凑,周琪还窃喜自己运气好,因为她抢到了某知名培训机构的课程,不用像很多小孩那样要连续7天上数学和英语课。周琪在家长群里看到,很多这样的家长中途只能退课,“连续7天上午、下午都要陪读,不是孩子累,是家长累。”她说。

不过,这当然不是刚过去那个寒假的全部——实际上她还给大宝报了外教英语班和钢琴课,给自己去年出生的二宝报了早教课。

报名这些培训课程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怕输在起跑线上。

看着比平日还忙的孩子过了个“假寒假”,疲于陪读的周琪也自嘲已深陷家庭教育综合焦虑症,“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

周琪觉得自己不容易——作为一名职场妈妈,在去年年初生下了二胎后,除了要陪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上课外课,还要陪1岁的二宝上早教课。

年入50万却焦虑教育

二宝的早教课安排在每周五上午,前一天晚上陪大宝做完作业,整理好家务,周琪要到差不多凌晨才能躺到床上,没有精力再刷手机,因为她第二天一大早就要起床做饭,安排好大宝后才能带二宝去上早教课。大宝放了寒假,只能两个娃一起带到早教中心。

最痛苦的阶段是寒假最后一周。这一周,大宝上午要去知名培训机构Y上外教课,中午练钢琴,准备英皇钢琴等级考试。下午休息一会儿,就要去上知名培训机构X的奥英课,还要挤出时间来完成堆积的作业。

周琪的本职工作,只能在大宝上午上课的3个小时里抓紧时间完成。

晚上,培训教育机构X的英语课需要家长在教室陪读,周琪就捧着电脑、开着手机热点工作。因为没时间在家煮饭,这一周,她跟大宝一日三餐都在外吃。

但周琪还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她的工作不用坐班,基本靠自己的安排来完成工作任务。周琪的丈夫是国企职员,虽然朝九晚五工作制,但有紧急情况时还是能抽身顾家。两家的老人都健在,也能帮忙带带二宝。

周琪的小家庭,在广州这座一线城市已经有位于中心地区的房产,有车,两人年收入加起来近50万元。

但她深深感觉到,家境越是如此,在孩子的教育之路上,就越容易焦虑。“我们有资源让孩子去接受更好的教育,为什么不?”有意思的是,在大宝读小学前,她决定让大宝放弃公办学位去读优质民办小学,“算了笔账,觉得民办不需要额外出去培优,学费虽然比公办多得多,但还是划算,结果上了民办,发现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

周琪有点自嘲地说,“现在我们的家庭教育投入,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

一个寒假花掉学费6000元

就像英语课,周琪在两家知名培训机构都报名了。“培训机构X的英语教育偏应试,是中国老师上课,口语和使用都不够地道;培训机构Y毕竟有外教,但是培训机构Y的教学又不能很有效提高在国内学校考试中的成绩。”

周琪现在对所有培训机构都如数家珍,她的信息源是妈妈群和家长群,还有自己的亲身体会——“大宝读幼儿园的时候给她报了个所谓国际品牌的英语班,花费差不多两万元一年,但就是去唱唱跳跳,一群孩子玩玩,外教也不稳定,那笔钱是浪费了的。”

周琪又算了一笔账——大宝的奥数寒假班收费是1000元,上7天课,每天2小时;奥英班也是1000元;培训机构Y的寒假营因为报读了学期班,优惠后花了1700元左右就上了两周的课,每周上4个上午,从9时上到12时。学钢琴最费钱,一节课200元,一周一节,还有100元的陪练课,一周一节。

一个寒假下来,光是大宝的学费,周琪就掏了5000元。“我们算省钱的,很多孩子家长到寒假会把孩子送去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的冬令营,还有送去芬兰、丹麦的,花的钱更多了。”周琪说。

至于二宝的早教学费,摊下来寒假期间在1000元左右。这样算起来,两个孩子的寒假学费6000元,还不算相关的交通、饮食等费用。

周琪不敢细算投入到孩子身上的钱。即便她跟丈夫的收入在很多人看来都算很不错,但两人几乎没什么存款,“供房、养车、孩子的保险,平时的花费因为有孩子也很精细,经常花比菜市场多两三倍的钱去买有机产品。”

编辑:伟霞
对《二孩妈患上“补课强迫症” 年入50万担心不够教育支出》表态
对《二孩妈患上“补课强迫症” 年入50万担心不够教育支出》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