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忙着微信抢红包 你会“发飙”吗?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3-01 09:29

曾几何时,年轻人常被父母诟病回家后成了手机的奴隶,如今,却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中老年人忙着用微信抢红包,其中尤以母亲为甚,反而令年轻子女想“发飙”。

事实如何?记者对此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近九成年轻人感觉到,身边爱抢微信红包的中老年人很多。

腾讯发布的“2017年除夕微信红包数据”也证明了这一事实。微信数据显示,今年除夕夜,60后所发的微信红包金额最多,紧跟其后的是70后,而后才是80后;发微信红包数量最多的,是70后,其次才是90后、80后。而在微信群里发红包表现最积极的,也是70后,60后次之。

对此,心理专家表示,由于中老年人生活单调,在微信红包此类功能出现后,由于其简单,且兼具娱乐性、冒险性等特质,因此成为了他们一种新的沟通交流方式。

疯狂:红包雨频频来袭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客厅聊天,这是以前小华家的常态。自从父母那辈的人学会玩微信,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进门先问WiFi密码,只因有人在群里发红包。”小华有些无奈,前几年春节回家,他低着头玩手机,可没少被批评,怎么这事儿没过去两年,角色就互换了呢。

小敏是独生女,去年夏天大学毕业后来东莞工作半年,第一个工作后的春节让她十分兴奋。“我以为大家会问我工作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我都根据‘攻略’准备好答案了,结果往客厅一坐,十几个人开始抢红包,两个小时里只问我抢了多少,其他啥也没问。”

记者了解到,春节期间像这样的情况很常见。在有些多达数十人的家庭群里还出现了一个新词:红包雨。意思是多个红包同时发,营造出一种被红包“刷屏”的状态。

抢红包究竟能让长辈多么忘我?小敏说,除夕夜,她小姨在从客厅回卧室添衣服的路上,听闻有人在群里发红包,立刻折返回沙发上抢,红包雨一轮又一轮,“两个多小时后亲戚回家时,小姨还是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送客,当时家里只有3度左右,没有暖气,第二天小姨就感冒了。”

小敏一脸委屈地告诉记者,自己从来没给过长辈红包,第一年工作感觉是时候给母亲封利是了。除夕那天,她给母亲封了个六百块的红包。“我妈当时可开心了,我心里也很有成就感。”

然而,几分钟后,母亲就开始在群里发红包。当晚,小敏母亲发了个朋友圈,“抢了很多手气最佳,来年一定大吉大利!”并配上了好几张手气最佳的抢红包详情截图。小敏看到后不知说些什么,默默点了个赞。

小敏告诉记者,自己封的利是被母亲放在卧室电视柜上,直到她正月初十离家,母亲都没有再动过。“回广东的那天早上我妈又哭,说舍不得我离家。在家这几天一家人真是没好好说上话,心里又气又不舍。”小敏说。

【数据】因为父母抢红包 15%年轻人曾“发飙”

近日,记者针对“中老年人更爱微信抢红包?”一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共回收了122份有效问卷,其中有106人认为身边爱抢红包的中老年人很多。

调查数据统计显示,在122人中,有62人认为,爱抢红包的中老年人里以女性居多,占据调查人数的50%,有54人认为男性和女性都很多,仅有6人感觉男性更多;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感觉父母抢红包时有不同程度地忽略儿女;15%的调查对象曾在父母抢红包时叫停,甚至“发飙”,另外还有8%的调查对象虽然想“发飙”但没有表现出来;而中老年人热衷于抢红包的原因,受访者投票最高的选项是“娱乐性强”,“跟风”和“互动性强”并列第二。

微信发布的除夕夜红包数据显示60后最慷慨

60后不发则已 一发慷慨

红包金额:60后>70后>80后>60前>90后>00后

70后普惠红包 雨露均沾

红包数量:70后>90后>80后>60前>00后>60后

80后偏爱同龄 互惠互利

90后精准发包 表达含蓄

90后>00后>60前>80后>70后>60后


长辈疯抢红包为哪般?

长辈自述:抢红包图热闹

年轻人认为老人家抢红包“过火”,长辈们是何想法?为此,记者采访了几位中老年人,他们抢红包的一个共同原因是,希望感受家庭的热闹气氛。

49岁的陶阿姨最看重的是微信红包使微信群更有“人气”。“发个红包群里就热闹了,聊着聊着就会约去哪玩。”陶阿姨说,“我们老一辈自己想办法找点娱乐,不需要他们操心。”记者问陶阿姨是否会感觉因为抢红包而忽略了儿子,陶阿姨表示:“儿子这么大了,怎么有忽略一说呢?”

小华的母亲也是“抢红包”大军的一员,她告诉记者,自己没什么文化,总觉得能力欠缺,但大家抢红包时拼的是手速和运气,据小华描述,他母亲一旦抢了个“手气最佳”,就会忍不住激动地手舞足蹈、大呼小叫。“从没有过这种成就感,小时候没体会过考第一名的感觉。”小华的母亲说

心理专家:抢红包已成中老年人的社交方式

“我妈说了,她就是喜欢这个小铜钱转来转去然后突然打开的一瞬间,抢了他们也不会花,都是发出去,就是图个开心。”小华说,在母亲心中,抢红包的意义早已超越了它本身的几块钱。

国家心理咨询师何欢分析,由于中老年人的交往圈子变窄,娱乐方式也相对较少,当微信红包这一兼具人际互动性、娱乐性及冒险性的游戏出现后,他们难免会被吸引。“对于中老年人来说,微信红包成本低,操作简单,他们玩得起,更容易上手”。

“对于中老年人更热衷于抢红包这一现象,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如今人际沟通中所出现的孤岛现象,人与人之间缺乏沟通,所以要用微信红包这一新工具来填补。”

何欢建议,中老年人应更积极融入社会,寻找更多娱乐方式,而非局限于微信红包这一形式,年轻人也要更多关注中老年人的生活和内心世界。(文、图、表/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其琪、龙成柳)

编辑:伟霞
数字报

父母忙着微信抢红包 你会“发飙”吗?

广州日报  作者:  2017-03-01

曾几何时,年轻人常被父母诟病回家后成了手机的奴隶,如今,却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中老年人忙着用微信抢红包,其中尤以母亲为甚,反而令年轻子女想“发飙”。

事实如何?记者对此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近九成年轻人感觉到,身边爱抢微信红包的中老年人很多。

腾讯发布的“2017年除夕微信红包数据”也证明了这一事实。微信数据显示,今年除夕夜,60后所发的微信红包金额最多,紧跟其后的是70后,而后才是80后;发微信红包数量最多的,是70后,其次才是90后、80后。而在微信群里发红包表现最积极的,也是70后,60后次之。

对此,心理专家表示,由于中老年人生活单调,在微信红包此类功能出现后,由于其简单,且兼具娱乐性、冒险性等特质,因此成为了他们一种新的沟通交流方式。

疯狂:红包雨频频来袭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客厅聊天,这是以前小华家的常态。自从父母那辈的人学会玩微信,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进门先问WiFi密码,只因有人在群里发红包。”小华有些无奈,前几年春节回家,他低着头玩手机,可没少被批评,怎么这事儿没过去两年,角色就互换了呢。

小敏是独生女,去年夏天大学毕业后来东莞工作半年,第一个工作后的春节让她十分兴奋。“我以为大家会问我工作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我都根据‘攻略’准备好答案了,结果往客厅一坐,十几个人开始抢红包,两个小时里只问我抢了多少,其他啥也没问。”

记者了解到,春节期间像这样的情况很常见。在有些多达数十人的家庭群里还出现了一个新词:红包雨。意思是多个红包同时发,营造出一种被红包“刷屏”的状态。

抢红包究竟能让长辈多么忘我?小敏说,除夕夜,她小姨在从客厅回卧室添衣服的路上,听闻有人在群里发红包,立刻折返回沙发上抢,红包雨一轮又一轮,“两个多小时后亲戚回家时,小姨还是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送客,当时家里只有3度左右,没有暖气,第二天小姨就感冒了。”

小敏一脸委屈地告诉记者,自己从来没给过长辈红包,第一年工作感觉是时候给母亲封利是了。除夕那天,她给母亲封了个六百块的红包。“我妈当时可开心了,我心里也很有成就感。”

然而,几分钟后,母亲就开始在群里发红包。当晚,小敏母亲发了个朋友圈,“抢了很多手气最佳,来年一定大吉大利!”并配上了好几张手气最佳的抢红包详情截图。小敏看到后不知说些什么,默默点了个赞。

小敏告诉记者,自己封的利是被母亲放在卧室电视柜上,直到她正月初十离家,母亲都没有再动过。“回广东的那天早上我妈又哭,说舍不得我离家。在家这几天一家人真是没好好说上话,心里又气又不舍。”小敏说。

【数据】因为父母抢红包 15%年轻人曾“发飙”

近日,记者针对“中老年人更爱微信抢红包?”一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共回收了122份有效问卷,其中有106人认为身边爱抢红包的中老年人很多。

调查数据统计显示,在122人中,有62人认为,爱抢红包的中老年人里以女性居多,占据调查人数的50%,有54人认为男性和女性都很多,仅有6人感觉男性更多;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感觉父母抢红包时有不同程度地忽略儿女;15%的调查对象曾在父母抢红包时叫停,甚至“发飙”,另外还有8%的调查对象虽然想“发飙”但没有表现出来;而中老年人热衷于抢红包的原因,受访者投票最高的选项是“娱乐性强”,“跟风”和“互动性强”并列第二。

微信发布的除夕夜红包数据显示60后最慷慨

60后不发则已 一发慷慨

红包金额:60后>70后>80后>60前>90后>00后

70后普惠红包 雨露均沾

红包数量:70后>90后>80后>60前>00后>60后

80后偏爱同龄 互惠互利

90后精准发包 表达含蓄

90后>00后>60前>80后>70后>60后


长辈疯抢红包为哪般?

长辈自述:抢红包图热闹

年轻人认为老人家抢红包“过火”,长辈们是何想法?为此,记者采访了几位中老年人,他们抢红包的一个共同原因是,希望感受家庭的热闹气氛。

49岁的陶阿姨最看重的是微信红包使微信群更有“人气”。“发个红包群里就热闹了,聊着聊着就会约去哪玩。”陶阿姨说,“我们老一辈自己想办法找点娱乐,不需要他们操心。”记者问陶阿姨是否会感觉因为抢红包而忽略了儿子,陶阿姨表示:“儿子这么大了,怎么有忽略一说呢?”

小华的母亲也是“抢红包”大军的一员,她告诉记者,自己没什么文化,总觉得能力欠缺,但大家抢红包时拼的是手速和运气,据小华描述,他母亲一旦抢了个“手气最佳”,就会忍不住激动地手舞足蹈、大呼小叫。“从没有过这种成就感,小时候没体会过考第一名的感觉。”小华的母亲说

心理专家:抢红包已成中老年人的社交方式

“我妈说了,她就是喜欢这个小铜钱转来转去然后突然打开的一瞬间,抢了他们也不会花,都是发出去,就是图个开心。”小华说,在母亲心中,抢红包的意义早已超越了它本身的几块钱。

国家心理咨询师何欢分析,由于中老年人的交往圈子变窄,娱乐方式也相对较少,当微信红包这一兼具人际互动性、娱乐性及冒险性的游戏出现后,他们难免会被吸引。“对于中老年人来说,微信红包成本低,操作简单,他们玩得起,更容易上手”。

“对于中老年人更热衷于抢红包这一现象,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如今人际沟通中所出现的孤岛现象,人与人之间缺乏沟通,所以要用微信红包这一新工具来填补。”

何欢建议,中老年人应更积极融入社会,寻找更多娱乐方式,而非局限于微信红包这一形式,年轻人也要更多关注中老年人的生活和内心世界。(文、图、表/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其琪、龙成柳)

编辑:伟霞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