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咋用“惩戒权”?心理专家:注意五原则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3-13 11:07

广州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表示,现在的学生、家长维权意识都很强,一言不合就发帖,因此他已经不太敢惩戒学生了。“哪怕批评几句,也要注意用词,哪一句说得稍微过分了,家长就会投诉。”这位老师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确实对教师的管理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更懂学生的心理,但如果只赋予老师教育的义务,却不赋予一定的权利,老师确实很难做。因此,对于赋予老师适当惩戒的权利,他表示非常赞同。

至于有人担心会被滥用,该老师说:“即使有老师粗暴地体罚学生,那也是极个别现象。应该对广大老师的师德有充分的信任,没有老师主观上会想跟哪个学生过不去,从而利用这项权利欺负学生。当然,对‘适当性惩戒’的范围进行细化是有必要的,但实际操作中,还需要有一定的变通。”

广州某中学的Z老师向记者讲述了一次因惩戒学生引发的“惊魂”。有一次,几个“熊孩子”在上自习的时候打闹,影响了秩序,她便让这些学生都站到教室最后面“冷静冷静”。她自己则继续批改作业。不料没过几分钟,有一个学生突然把门一摔就冲出了教室。“当时我低着头改作业,只听到嘭的一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学生们告诉我有人冲出教室了。”Z老师说,自己立马冲出去追这个学生,所幸孩子只是在闹脾气,没再做更出格的事,事后Z老师严肃地批评了这名学生。“当时真的是惊出了一身冷汗,青春期的孩子正处于冲动期,万一冲出去做了傻事,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拦都拦不住。”Z老师说,这次经历后,她在惩戒方面变得更加谨慎了。

家长 只要不损害孩子身心就能接受

针对“适当惩戒”,大部分受访家长均表示可以理解。对于语言上的惩戒还是身体上的惩戒,家长们也并未表现出倾向性。“语言惩戒很多时候比身体惩戒效力更大,如果突破了可承受值,那对孩子的杀伤力可能更大。如果老师很粗暴地骂孩子蠢、没用之类的话,孩子的心理阴影面积会很大。”家长杨女士表示,她比较能接受的,是在适度的范围内,让孩子在操场上跑圈或者深蹲。

杨女士说,过去自己中学班上,有两个男生被老师罚跑两万米,还要全班人在旁边围观。结果跑到一半,老师有些不忍心,说算了,知道错就行了,结果这两个男生拒绝了,坚持跑完,现在这两个男同学都发展得非常好。

“家长应该理解老师合理范围内的惩戒,这不仅能让孩子意识到自己的错处,也能避免孩子长成‘玻璃心’。孩子迟早有一天要离开父母的羽翼的,如果没有经受过风浪,一点委屈都受不得,到了社会上,一点事情就想不开,甚至做傻事,那父母更要操一辈子的心。”李女士说。

学生 觉得老师当众点名批评是羞辱

高二女生玲玲表示,最怕老师当众点名批评。“如果我做错了事情,还是希望老师能私下沟通,或者不点名批评。其实即使是不点名批评,我已经挺难受的了,毕竟不少同学也能猜得出是在说谁,如果是点名批评,我会觉得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玲玲说,她比较能接受的批评方式,是老师在作业上写评语,与她进行书面沟通,毕竟书面语言情绪没有那么强烈,道理还可以讲得更清楚。“我可以接受批评,但不能接受羞辱。所以对我而言,当众批评就是羞辱。”玲玲说。

十岁女孩豆豆则说,如果老师当着同学的面批评她,同学们会认为老师不喜欢她了,她肯定会难过得哭。“有一次班上好几个同学上课讲话,其中也有我被老师罚站了。因为有很多同学陪我,我就没哭。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被罚站,我就会被人笑。”豆豆说。

尽管在惩戒的问题上“慎之又慎”,但不少老师还是会“巧用惩戒权”,在不伤害孩子身心的情况下,达到教育效果。新港小学的李玉娇老师和常洪伟老师在“小惩大戒”方面颇有心得。上学期,李玉娇班上一个叫威威的男孩在做完广播体操后,总是不愿意回教室,一做完操就在地上滚两下,屡教不改。

有一次,她把威威留下来,让他在自己面前滚个够。“孩子就真的躺下来滚了两三米,然后又爬了起来,说滚够了。我告诉他,这次已经满足了他打滚的欲望,如果下次再犯,就要在同学面前打滚。”李玉娇说,一方面照顾了威威的自尊心,不让他在同学面前丢脸,另一方面又给了他选择,让他滚个够,最后再把丑话说在前。之后,威威不再捣蛋了。

在常洪伟的班上,峰峰因为不服班长管束,故意发出各种怪声,最后还与班长大吵起来。常洪伟与峰峰谈心得知,峰峰认为班长没什么了不起的,没资格管他。于是,常洪伟便“罚”峰峰当一天的班长。峰峰这才发现,当班长不容易,在放学后主动向老师承认错误,承诺不再与班长做对。

编辑:伟霞
对《教师咋用“惩戒权”?心理专家:注意五原则》表态
对《教师咋用“惩戒权”?心理专家:注意五原则》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