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证”的月嫂未必有真水平 颁证机构五花八门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3-15 16:49

  月嫂培训(资料图)。中新社发 汤彦俊 摄

在北京市场,高级月嫂薪水上万乃至上两万是普遍现象,并且基本都“持证上岗”,然而花重金请来被当作“救命稻草”的高级月嫂甚至金牌月嫂,却往往名不副实。北京晨报记者暗访月嫂培训机构,作为一名没有任何育儿经验的未婚女性,从培训到考试,短短五天,就拿下了高级母婴护理师证。不用签到没有实操的“职业培训”,学员们参加的是提前拿到考卷与答案的“闭卷考试”……难怪产妇们与雇来的“高级月嫂”经常磕磕绊绊。

现实事例

月嫂名不副实 全家跟着受累

速成的高级母婴护理师,根据自己的摸索,到底能为雇主提供怎样的“高级服务”呢?北京晨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就接触到了很现实的事例。

39岁的梁女士,2016年9月她的女儿出生。虽说是二孩,但距离第一次生孩子已过去10年之久,新生命的到来还是让她“手忙脚乱”。于是,怀孕之初就预约好的月嫂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没想到的是,从顺产出院到回家坐完月子,梁女士在月嫂上投入的精力跟投入到孩子身上的差不多。“预约的时候价格是13000元,面试了两三位才最终敲定。但没想到简单的月子餐就难住了这位所谓的高级月嫂,做出的饭菜油盐酱醋一样不少,她自己说放的比平时少很多,但我吃口味还是很重。只做了两顿,月子餐就落在我婆婆肩上。”

梁女士说,月子餐做不了也罢,但她发现月嫂白天一有空就电话打不停,为宝宝洗衣服换尿布这样的事儿多数都是自己的爱人做了。“我自己没体力也没精力和她怄气,好在和月嫂中心有合同,不满意可以换。”

月嫂中心详细了解了双方的情况后,在不加价的情况下给梁女士换了一名级别更高的金牌月嫂, “我正要觉得踏实的时候,她干了5天后家里有事儿,和公司申请再次调换一个”。

而这次,如果梁女士再想要和第二个月嫂同等级别的可就得加钱了,“这不是变着法儿的向我们多收钱吗。我没同意,于是他们派来一名和第一个同级别的月嫂”。折腾了三回,梁女士基本已经不像生产前一样对月嫂的高级服务抱有幻想,“只要夜里能辅助我喂奶,白天照顾孩子洗澡、换尿不湿就可以,其余的都是我老公和婆婆在打理。”

一个月换3个 花两万没安心

月子坐到快15天的时候,梁女士遇到了堵奶的问题,但那名号称会催乳按摩并持有“催乳师”证的第三个月嫂,在给梁女士疏通了几次后毫无效果,最后梁女士高烧不退,全家人都傻眼了。

“医院大夫说是乳腺管阻塞,因为孩子太小,还是建议找靠谱点的催乳师来按摩。”在朋友的推荐下,梁女士找了一名催乳师,连续按摩了三天后才重新回奶,“这期间发现月嫂连冲奶粉都不专业,奶瓶放在盆里洗,有时候犯懒就连消毒器也不用。”

无奈之下梁女士又把第三名月嫂辞退,“不信任月嫂公司了,他们说得天花乱坠。但第三个月嫂透露了实情,其实她来了北京只带过3个孩子。后来我得知那个催乳师本来也是月嫂,干脆又花了9000块钱请她来干了10天,这才把这个月子坐完”。整个月子期间,梁女士换了3个月嫂,产前和月嫂公司签约中提到的产后恢复操、婴儿抚触按摩、月子餐、产后心理疏导等等,她都没有享受到,反而消耗了不少精力。

实际上,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像梁女士一样的产妇并不罕见,大家寄希望于月嫂在技能、人品以及日常生活中“靠得住”,但往往不尽如人意。

顾女士给记者晒出照片,将近两万元的“五星月嫂”,给9天大的孩子剪指甲竟然把手指头剪破。产妇孙女士则称,月嫂对自己的妈妈颐指气使,全家都听她的,“我们心里不爽快,但不敢说什么,生怕她生气对孩子动手脚”。还有产妇表示,临近生产,遭遇月嫂中心突然提价、换人,花钱又糟心。

但面对这类情况,大部分人无暇与月嫂中心理论,只能被牵着鼻子走。即便是一个月换了3个月嫂的梁女士也说,“心里很气愤,但不愿因这个破坏为人父母的心情,经济损失这么大,不知道找哪儿说理去,也就不了了之。”

编辑:伟霞
对《“持证”的月嫂未必有真水平 颁证机构五花八门》表态
对《“持证”的月嫂未必有真水平 颁证机构五花八门》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