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父母必读:母职的代价如此之大

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3-22 10:17

■ 银铃

当妈半年来,我深切体会到孩子带来的快乐,同时也被学业和事业压得喘不过气来。在此,我写下了自己的当妈故事,希望您能从我的经历和思考中,找到解决的力量和最后途经。

母职的代价

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是美国最成功的商界女性领导人之一,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2010年,她被邀请去TED做演讲,讲述商界为何如此缺少女性领导人。当时她的女儿才3岁,在她离家准备飞往华盛顿时,女儿抱住她的腿哭着说,妈妈别走。那一整天桑德伯格都很难受,于是她无心把这事讲给了主持人——知名的女性媒体领导人帕特·米歇尔。没想到米歇尔认真地对她说:“雪莉,你一定要把这个故事说出来。因为如果你想让更多女性进入领导职位,就得诚实地承认:那(放下孩子)有多难。”

纽约时报前记者安·克里滕登曾是一名成功的职业女性,但在生育后一度职业中断。做了妈妈以后的她发现,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越是对孩子的养育更重视、投入更多心血。她还意识到养孩子其实是天下最辛苦、最需要技术的劳动。然而,每天带孩子累到不行的她,却一再被周围人认为没有在工作、没有创造价值。这一系列经历,促使她写成了让千万妈妈深切共鸣的畅销书:《妈妈值多少钱: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作为何不计薪酬》。

社会学有个著名的术语叫“母职惩罚”,生动概括了有孩子的女性在职场遭遇的系统性弱势。在还怀着宝宝的时候,一向以事业为重的我就多次向教授们表达了这样的担心:我不想成为母职惩罚的一个统计数字。

然而,这怎么可能呢?怀宝宝的时候,我不得不取消了原计划参加的暑期统计班,因为那个时间已经太接近预产期。一向顽强的我不想放弃,多次和医生确认是不是可以坚持。然而当然是不可能,不但医学上有风险,生过孩子的美国朋友也提醒我:到时恐怕你笨重得连坐都坐不住了。

放弃了统计班,下一个问题便是能否如期毕业。所有的老师同学都劝我不要强撑,延期一年又何妨,但我不想放弃。在承受着巨大压力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也不得不接受需要延期的现实。这个决定实在让人痛苦,因为从未出过校园的我,真的不想再拖了。一起本科毕业的双胞胎妹妹,已经工作了将近8年。靠着微薄奖学金支撑学业的我,在经济上也很让家人担心。虽无意给我增添压力,他们还是常常困惑地问我:“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写完博士论文?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毕业?”

然而,母职的代价不只在学业和事业。鲜为人看见的,还有生育带来的身体创伤和伴随养育的时间贫困。

宝宝出生于8月下旬,产后不到两周,新学期就开学了。无奈哥大课业要求严格,于是伤口还没愈合的我,靠着止疼药硬是坐进了课堂,一坐两个小时直到痛感麻木。为了兼顾学业、家庭和孩子,我们很快又从纽约搬到了宝爸所在的华盛顿。于是还没出“月子”,我就背着吸奶器,日夜兼程地每周一次往返纽约上课。为了多陪孩子,我硬是把4门课塞进了一天。凌晨四五点起床赶车,5个多小时的车程后,开始8个小时无间断地上课。这一天中,我都是趁下课时间在母婴室存母乳,吃饭和去卫生间利用上课时间。晚上8点上完课,马不停蹄去赶回程的车。有时因为地铁延误错过车,只好再等一小时后的下一班。回到家时,常常已是凌晨两点甚至更晚。

这还不是最难的。最让人头疼的,是宝宝死活不肯吃奶瓶。秋假过后的那周,因为中间太久没吃奶瓶,我早上离家去纽约后,不到3个月大的宝宝连续9个小时滴奶没进。在远程视频唱歌、引导均告失败以后,我决定缺课立即回家。后来,我风尘仆仆地已在地铁上走了两站之后,家人打来电话说宝宝终于开始吃奶。危机解除,我转头又回去上课。那段时间,紧锣密鼓的学业和育儿加上睡眠不足,整个人的运转全靠肾上腺素在支撑,于是脸都是浮肿的(其实至今也是)。

然而,这样勉强撑着的,又何止我一个。看看身边的妈妈们,有几人不是上班带娃狼狈应对?我的亲朋中,有好几位妈妈在有孩子后很快瘦得不成样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们发福的老公。对于这种情形,宝宝姥姥曾一语中的:我怎么觉得,现在的女人比以前还惨呢?

编辑:汪芳
对《新父母必读:母职的代价如此之大》表态
对《新父母必读:母职的代价如此之大》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妇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