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秀试水校内托管 “三点半困境”破冰?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许琛 霍轶群 发表时间:2017-03-28 15:07

  放学后的孩子何去何从,令人揪心

羊城记者帮

帮话题:两会热话再延伸3

缘起

每年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各抒己见、建言献策,不少建议实实在在触及老百姓的生活痛点,并给出了纾解良方。当这一拨热议过去,代表、委员的真知灼见便往往被遗忘了。有鉴于此,我们特地撷取两会期间的热话题进行落地延伸,以求让这些有识之见继续发挥强大“后劲”,真真切切影响你我的生活。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许琛

实习生 霍轶群

在刚过去的全国两会中,教育问题依旧是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在减负政策实施之后,中小学生在校时间变短,三四点放学,而家长往往还没有下班,没时间接,接回来也没人看,去托管班又不大放心。而在广州,自2014年9月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以后,广州的家长更是为孩子的托管问题操碎了心。

羊城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广州多个区就课后托管问题已展开积极探索,未来有望引社会机构入校,解决师资不足经费有限的校内托管问题。

1 弹性放学能否“弹”走困境?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中小学“三点半困境”成了代表委员的热话题。有代表提出,中小学校需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和课外拓展的社会服务功能,明确放开课外托管和拓展教育到非义务教育属性,允许中小学收取合理的义务教育之外的相关费用,修改中小学在校时间的硬性规定,实行弹性放学时间。

人大代表,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表示,鼓励各地摸索经验,解决自己的问题。教育部已经印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中小学校需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实行弹性放学时间。甚至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

这些建议,让不少广州家长欣喜。但记者调查发现,要彻底解决“三点半困境”,还有很多不可忽视的矛盾需要面对。

2 灰色托管太乱“正规军”太贵

自2014年广州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之后,学校就开始不负责学生的课后服务,孩子午休和放学去哪成了家长的烦心事。不少人无奈选择了托管班。

记者走访广州市内多所小学,发现附近的托管班存在无行规、无资质、无收费标准以及无质量保障四大乱象。在各所学校周围充斥着各种良莠不齐的托管班。这些托管班多聚集在居民楼,不仅空间狭小,安全也无法得到保障。

在文德路一家私人开办的托管机构,记者看到,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住着二十个学生是常见的事,房间内放置六七张双层床,左右床紧贴在一起,基本没有过道。没有任何消防措施,就连最基本的灭火器都没有配备,一旦发生事故,后果将不堪设想。

还有一些带有辅导性质的托管机构,也很受家长青睐。记者浏览多家招聘网站,发现上面不少托管中心、教育机构发布的招聘托管教师消息,多是招全职,教师的学历大部分要求大专,且并没有要求提供教师资格证。

曾兼职当过托管教师的中山大学学生常同学告诉记者,自己去的那家托管机构对家长声称她是在校任课教师,这让常同学感到非常不安,上课时总会有些心虚,觉得自己骗了家长。

除此之外,居民区开大量的托管机构,让居民很是不满。不少地方已经开始驱逐小区内的托管机构。位于天河区体育东路小学珠江新城校区附近的隽峰苑就发出了“逐客令”,如今隽峰苑已不见任何托管机构的踪影。但这些托管机构被驱逐之后,大量的学生去处就又成了棘手问题。

因为有种种现实问题存在,家长们对弹性放学建议的提出都表示欣喜,希望学校可以启动校内托管,承担起责任。

灰色托管中心乱象丛生,为孩子寻找正规机构托管,是家长们能想到的唯一选择。据统计,目前登记经营范围为“学生托管”的企业及个体工商户仅15家。有资质的托管机构有很多收费过高,大部分家庭承担不起。

记者走访了解到,学校附近的托管机构一般收费在600-1000元左右,而持证上岗的“正规军”每月的收费都会高达2000元,还有很多已经达到了3000元以上,这样的价格让家长大呼“顶不顺”。

3 校内托管难在经费亦难在人力

家长都希望学校负担起托管的责任,但学校对于承接托管也有一番苦水要吐。

2014年9月,一纸取消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收费的指令之后,为了保证校内午休及托管工作的正常运作,在取消收费之后,广州对午休和课后托管服务给予财政补助,补助标准均为每生每日2元。事实上,这些经费对学校的托管工作来说远远不够。

越秀区某小学在取消学校托管后,部分学生转入私人托管机构,部分则仍留在学校趴桌子。眼看着小孩午托无人管,家委会成员于心不忍,成立了临时轮班的机制,挨个到学校去看孩子。“虽然每个孩子有2元的补贴,但如果用这个钱来请老师,就未必有人愿意牺牲休息时间来看管孩子了。”一位家长说。

更令校方纠结的是,托管服务进校园由谁来管?记者就这个问题采访了几名公办学校的教师。大部分教师对此持反对意见,表示没有精力。

“我们平时工作就承担着上课和教学的压力,开展校内托管,意味着工作时间的延长,相当于从早到晚都在学校,我觉得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天河区某小学的杨老师明确地表明自己没有精力参加校内托管。

也有老师表示可以接受,越秀区某小学的一位老师表示如果可以多给一些补贴,不介意开展校内托管。她认为,除了安排在校教师进行托管之外,学校也可以适当聘用一些有资质的校外人员和志愿者,担负起托管责任。

冼村小学校长郭海英表示,他完全理解职业家庭的苦处,但是教师的本职工作是教育教学。他建议,将看护学生的工作交由社会服务机构,鼓励社区少年宫等机构进学校开展兴趣活动。

4 拟试点校内托管引入社会机构

无论如何,两会代表委员的建议至少提供了一个方向。越秀区某小学一位校长认为,既然教育部长都发声允许学校请专职人员照看学生托管,且由政府埋单倒不失为一件好事。“应该鼓励社会化服务,让老师专心于教学”。

事实上,在去年9月,一种“课后素质营”的课后托管服务形式已经在荔湾、越秀、天河、花都等四个区15所小学开展试点,变通地回应了这一难题。

这一模式利用学校的场地,学校外聘教练教学生艺术体操、下棋、打篮球,学生可以边活动边等家长来接。活动经费由学校和家长共同承担,学校将体育俱乐部经过评审的费用作为教练的薪酬,家长每个学期只需缴纳几百元。

而在校内托管方面,广州中心城区也准备先行先试。据了解,越秀区计划在20所小学试点课后校内托管。记者昨日向多名越秀区教育人士了解,名单还没有最后敲定。服务主体可能是学校教师,也可以引入社会机构。

据了解,一些学校已经陆续收到社会机构的咨询。天河区某托管机构之前曾经在天河区承接过校内托管的业务,该负责人称,机构之前与校方合作,借用学校的场地,家长出资聘请,双方合作都比较顺畅。“在知道越秀区的试点意向之后,我们正积极对接越秀教育部门。”据该负责人透露,目前试点学校课后托管的机构资质要求仍在制订之中,不日将会公布。

 

编辑:伟霞
对《越秀试水校内托管 “三点半困境”破冰?》表态
对《越秀试水校内托管 “三点半困境”破冰?》发表评论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