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利滚利欠30多万 大三男生被高昂利息压趴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8-22 10:46

  天黑了,小张一个人坐在街头,不知何去何从。

8月20日傍晚,在南京市江宁区交院地铁站边,一名年轻人一脸颓废地坐在路边。脚下两打啤酒,满地烟头。对于大三学生小张(化名)来说,此刻心中的烦恼无处排解,他想从桥上跳下,又想冲到马路中央被车撞倒,最后还是一一放弃。很难想象,正在念大学的他,已经通过各种平台贷款总计30多万元。靠退休金生活的父母两次替他偿还了16万多元。然而,止不住的物欲让他再次瞒着父母贷款,目前又欠了11万多元。21日就是还款最后期限,可这一次,谁来还?

缘起

为了一部手机,他申请了校园贷

“没办法,我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人。”8月21日下午,记者在南京市江宁公安分局高新园派出所见到了小张。民警告诉记者,昨天晚上小张喝多了,整个上午都在醒酒,这会刚好一点。

小张说,现在的学校里到处都能看到校园贷的小广告,他的麻烦,就是从这些小广告开始的。“男生嘛,比较要面子。”小张说,2015年10月,大一开学后没多久,他给自己置办了一部苹果iPhone 6 64G手机,市场价格是6588元。小张在一款名叫“趣分期”的手机APP上申请了贷款,额度为6000元,分24期购买了手机。“趣分期”是手机APP,属于网贷平台,对于每月生活费2000元的他来说,月还几百元,感觉很轻松。

小张的物欲开始慢慢膨胀。2015年11月,他通过网贷平台“爱学贷”申请了8000元的额度,又在网贷平台“分期乐”申请了10400元。此时的小张,在同学眼里成了“大款”,5000多元的家庭影院,2000多元的音响,被他一一“拿下”。每次新出的手机,小张总是同学们中第一个换的。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发现,即便是每月还最低还款,仅凭每月2000元的生活费也不够了。

迷失

父母帮他还债,他为面子又“下水”

资金链即将断裂,小张开始“拆东墙补西墙”,又从其他网贷平台继续贷款。到2016年上半年,小张已从20多个网贷平台上贷款总计6万多元。小张告诉记者,他算了一下,这其中只有2万多元供自己吃喝和买东西,剩余的都是利息。

走投无路的小张只好跟父母坦白。2016年6月,小张的父母一次性清偿了所有的6万元债务。

父母本以为儿子会吸取教训,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10月,小张的朋友在老家投资急需用钱,找到了小张。碍于面子,小张又从之前的网贷平台借款1万多元。可是,朋友借的钱并没有及时还上。无奈,小张再次从七八家小贷公司借款3万元。

这一次,家人每月只给小张1200元生活费,小张能做的就是继续“拆东墙补西墙”。更糟糕的是,小张还通过中介公司借了高利贷。借款1万,实则到手只有8000元,还款时间为半年,每月还款4千元,总计还款2万4千元。

2017年5月,要账公司给小张父母发了短信要钱。随后,父母再次帮助小张一次性还完所有的欠款,还款约10万元。

沉沦

拆东墙补西墙,最终被高昂利息压趴

2017年6月,小张开始大三实习,他被分配到某电子公司。7月20日,小张接到指派,到西藏出差。“难得去一回西藏,总要好好逛逛。”小张打算购置一套装备,此时他还没有实习工资,每月的零花钱也被限制。于是,他再次借款。因为之前有多次借款的经历,很多网贷平台已经不给他放款。于是,他通过微信公众账号找到一些贷款公司进行放款。这些公司放款额度更大,周期也快,不过利息很高。

小张通过“速速贷”和“同信缘”两家公司,分别贷款3600元和2500元。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仅在这两个平台上总计贷款了20余次,金额超过7万元。除此以外,他还在各种小贷公司借款,总计11万余元。

小张说,贷款主要是用于偿还之前的贷款,一环套一环,最终被利息压趴了。8月21日是最后的还款期,这一天,小张要还款1万。

记者从警方获悉,小张目前已由其父母带回,父母准备再次帮助小张偿还贷款。

编辑:伟霞
对《校园贷利滚利欠30多万 大三男生被高昂利息压趴》表态
对《校园贷利滚利欠30多万 大三男生被高昂利息压趴》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