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工作我在陪你 还有比这更美的爱情么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8-28 09:23

他们的生活

是被满足感填满的19年

因为老公赚的钱,都是交给马新丽打理。老公也不喝酒,自己每月只留下几百元,买点烟抽。

聊起与老公相恋的这19年,马新丽说,他们几乎不吵架,拌嘴都很少,彼此都满足于现在的生活,“钱虽然挣得不多,够吃够用就行啦!”

这一把把狗粮撒的,记者听后真心觉得温暖幸福。

如此令大家羡慕的爱情,在马新丽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其实我们就是普通平凡的夫妻,你们想多了吧?”

“平时周末老公在家,都是他做饭洗衣服。因为我笨呀,他做饭比我好吃,当然应该他做啦。有时中午我休息,我也会给他送饭。”马新丽对丈夫挺满意,对懂事的儿子也满意,儿子虽然成绩一般,但住校每月只花四五百元,马新丽对自己也挺满意,“我老公接我下班、帮我捡垃圾、给家庭做家务。这些都是应该的呀,因为我也在上班赚钱。夫妻不就是应该互相帮助吗?”

马新丽说:“老家村里,我的公公对婆婆也是这么好。婆婆常常不做饭不洗衣服,公公宠她,把饭都端到床上给婆婆吃。”

聊着聊着,一位同事来到马新丽身边,嘟哝着撒传单的人,把传单弄得到处都是。马新丽马上笑着阻止他,“我们不能说游客的。捡垃圾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不能去说丢垃圾的人。”

从不抱怨,一直展露幸福的微笑,对生活中的一切都满意,包括自己。

西湖边还有四五十对特别夫妻

24小时“腻”在一起

工作在西湖边,24小时腻在一起,日日撒狗粮的恩爱夫妻,至少还有四五十对。

在湖滨管理处辖区,有一对来自安徽芜湖的夫妻,他们的住所是公厕的管理用房,与公厕一墙之隔。他们每天的工作是保持公厕清洁。

因为西湖边公厕常年24小时开放,且游客众多,他们住在这里,除了买菜、看病等,大体是一刻不得离开。

丈夫叫邢可方,今年60岁,7年前和老婆来杭州打工。夫妻俩育有一儿两女,儿子在白乐桥一家饭店当厨师,大女儿在灵隐寺负责文物管理的工作,小女儿在上海工作。

在人来人往的清波门公厕中间,有一间几平方米大的屋子,便是邢可方夫妻的住处。

“做保洁工作要保持微笑,让游客开心,游客夸我们搞卫生干净,我们也会开心呀!人与人,都是互相的,你对他好,他也会对你好。去年我俩还被评为优秀保洁员呢!”邢可方乐呵呵地说。

邢可方的妻子告诉钱江晚报记者,结婚30多年来,夫妻俩几乎从未吵过架,甚至没有红过脸,“年轻时在村里,我老公就不让我干力气活,心疼我。女人力气小嘛。到了城里,厕所里最脏最累的,比如通管道什么的,都是老公默默做掉了,只让我做轻松的活儿。”

而像邢可方夫妇这样的工作人员,西湖景区至少有四五十对。

钱江晚报记者问湖滨管理处管理科工作人员:“24小时在一起,都不会腻烦对方吗?”

工作人员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接近原初和本真的夫妻,形影不离,应该是一种自然的状态吧;不然,白领们那么辛苦奔忙、出差,难道才是正常的状态吗?

1  2  


编辑:伟霞
数字报

你在工作我在陪你 还有比这更美的爱情么

钱江晚报  作者:  2017-08-28

他们的生活

是被满足感填满的19年

因为老公赚的钱,都是交给马新丽打理。老公也不喝酒,自己每月只留下几百元,买点烟抽。

聊起与老公相恋的这19年,马新丽说,他们几乎不吵架,拌嘴都很少,彼此都满足于现在的生活,“钱虽然挣得不多,够吃够用就行啦!”

这一把把狗粮撒的,记者听后真心觉得温暖幸福。

如此令大家羡慕的爱情,在马新丽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其实我们就是普通平凡的夫妻,你们想多了吧?”

“平时周末老公在家,都是他做饭洗衣服。因为我笨呀,他做饭比我好吃,当然应该他做啦。有时中午我休息,我也会给他送饭。”马新丽对丈夫挺满意,对懂事的儿子也满意,儿子虽然成绩一般,但住校每月只花四五百元,马新丽对自己也挺满意,“我老公接我下班、帮我捡垃圾、给家庭做家务。这些都是应该的呀,因为我也在上班赚钱。夫妻不就是应该互相帮助吗?”

马新丽说:“老家村里,我的公公对婆婆也是这么好。婆婆常常不做饭不洗衣服,公公宠她,把饭都端到床上给婆婆吃。”

聊着聊着,一位同事来到马新丽身边,嘟哝着撒传单的人,把传单弄得到处都是。马新丽马上笑着阻止他,“我们不能说游客的。捡垃圾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不能去说丢垃圾的人。”

从不抱怨,一直展露幸福的微笑,对生活中的一切都满意,包括自己。

西湖边还有四五十对特别夫妻

24小时“腻”在一起

工作在西湖边,24小时腻在一起,日日撒狗粮的恩爱夫妻,至少还有四五十对。

在湖滨管理处辖区,有一对来自安徽芜湖的夫妻,他们的住所是公厕的管理用房,与公厕一墙之隔。他们每天的工作是保持公厕清洁。

因为西湖边公厕常年24小时开放,且游客众多,他们住在这里,除了买菜、看病等,大体是一刻不得离开。

丈夫叫邢可方,今年60岁,7年前和老婆来杭州打工。夫妻俩育有一儿两女,儿子在白乐桥一家饭店当厨师,大女儿在灵隐寺负责文物管理的工作,小女儿在上海工作。

在人来人往的清波门公厕中间,有一间几平方米大的屋子,便是邢可方夫妻的住处。

“做保洁工作要保持微笑,让游客开心,游客夸我们搞卫生干净,我们也会开心呀!人与人,都是互相的,你对他好,他也会对你好。去年我俩还被评为优秀保洁员呢!”邢可方乐呵呵地说。

邢可方的妻子告诉钱江晚报记者,结婚30多年来,夫妻俩几乎从未吵过架,甚至没有红过脸,“年轻时在村里,我老公就不让我干力气活,心疼我。女人力气小嘛。到了城里,厕所里最脏最累的,比如通管道什么的,都是老公默默做掉了,只让我做轻松的活儿。”

而像邢可方夫妇这样的工作人员,西湖景区至少有四五十对。

钱江晚报记者问湖滨管理处管理科工作人员:“24小时在一起,都不会腻烦对方吗?”

工作人员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接近原初和本真的夫妻,形影不离,应该是一种自然的状态吧;不然,白领们那么辛苦奔忙、出差,难道才是正常的状态吗?

1  2  


编辑:伟霞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