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的孩子”也可能是“小霸王” 两类父母需警惕!

来源:金羊网 作者:付怡 发表时间:2017-09-08 15:48

新学期开始,盼开学的家长们虽然轻松了不少,但校园安全问题再一次提上了日程。校园欺凌事件近年来多次受到舆论关注,去年11月,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但业内人士指出,除了出台相关规定,减少校园暴力的发生还需要社会、学校、家庭的通力合作。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校园欺凌除了身体上的暴力之外,更普遍的是长期的语言暴力、孤立他人等行为,而这类情况也往往不被父母所知晓。另一方面,施暴者并不仅仅是“坏孩子”,一些成绩优异的孩子也会欺凌同学,而他们通常以玩笑和恶作剧定义自己的行为。专家表示,“绝对权威型”和“过渡溺爱型”的父母容易养育出具有攻击性的孩子,而鼓励孩子多交朋友则可以避免他们受到伤害。

校园“冷暴力”其实很常见

近年来引起舆论关注的校园暴力多为致伤、致残甚至致死的严重案件。而记者采访发现,言语暴力、恐吓威胁、孤立他人等校园“冷暴力”则更为普遍。

已经大学毕业的胡彻向记者回忆了他高中经历过的“白色恐怖”。班上有几名行为十分乖张的男生,动辄对其他同学进行言语恐吓,因为不想惹事,大家都默默忍耐了这种行为。

“最可怕的是,他们的行为止步于言语,不打人,只是威胁,我们没办法向老师汇报。”胡彻说,在高中,骂人不是值得向老师家长反映的事,“我一个男子汉,告诉爸妈被另一个男生骂,太丢人了,说不出口。”

“很难说他们到底哪里不对,这或许与他们本身的形象有关系。有个男生是体育生,比如他训练完对坐在他后面的女生说:‘来,给我揉揉肩。’大家会认为,他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的,不会特别惊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帮他按了。”胡彻分析,这种氛围越来越浓烈的主因,是同学们的沉默和纵容,“他们没欺负到自己头上,就觉得事不关己,冷漠对待,下一次自己被欺负,就没有人出手相助了。”

尹瑶经历过那种孤独无望的感觉:她曾在高中时期,被班上其他同学孤立了整整一个学期。“只是因为我和班上一个同学有了矛盾,他就发动其他同学孤立我。慢慢地,没人跟我说话,没人和我一起吃饭、做操,去哪里都是我一个人。”最严重的时候,尹瑶需要等到所有同学吃完饭从食堂离开,她才敢去食堂。

“阴影很重,我几乎没有什么高中时期的朋友,聚会我也不参加。尤其是那个发动别人孤立我的同学,此生再也不想与他有任何联系。”尹瑶说,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她尽管无助,却从来没敢告诉过父母,直到大学快毕业了,父母才知道她曾经历的这些。

“好学生”也可能是“小霸王”

而那些众人眼中的好学生,或许也曾是校园里的“小霸王”。

王琪从小到大成绩优秀,始终在班上排名前列,而他曾和另一名同样成绩优异的孩子一起,长期欺负班上一名男同学。“倒不是很严重地打他骂他,恶作剧的成分多一些,比如把他堵在墙角不让他走,藏起他的作业本之类的。因为他没有明显的反抗,我们就有点变本加厉,没有停手。”王琪说,如今想来,那名同学可能是因为寡不敌众,加上性格内向,才没有激烈的反应,“有点内疚吧,现在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了,但说不好那会儿为什么这么做。”

程柳高中时期因为成绩优异进入了“实验班”,“就是俗称的‘快班’,班上同学都是成绩排在年级前列的”。即使所有同学都是“别人家的优秀孩子”,也出现了欺凌的情况。“有个男生个子很高,很瘦,看着有点不协调,性格也很内向,在班上的成绩不好不坏,是那种很不起眼的同学。他就是一些调皮男生经常欺负的对象。”程柳说,同学们都觉得那些男生只是开玩笑,并没有真的打他骂他,所以对欺凌现象选择了无视,“长大后觉得那就是欺凌,他当时应该是很无助的。”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类开玩笑、恶作剧的情况十分常见,多数也随着当事人年龄的增长而减少或未再发生。“小时候坏坏的同学,一般长大了就会变好,他们欺负过别人的事,也会忘记。我曾经遭受过同学不友善的玩笑和恶作剧,但能够肯定的是,作为‘受害者’的我,是不会忘记这些事的。”程柳如是说道。

编辑:伟霞
对《“别人家的孩子”也可能是“小霸王” 两类父母需警惕!》表态
对《“别人家的孩子”也可能是“小霸王” 两类父母需警惕!》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