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在高校“遇冷”?大学生送祝福多以集体名义

来源:金羊网 作者:付怡 周聪 范嘉欣 发表时间:2017-09-12 16:22

扬州大学400名大一新生在操场上组成双心形图案和“老师好”字样,表达对老师的节日祝福 图/视觉中国

羊城晚报记者 付怡 周聪 实习生 范嘉欣

刚刚过去的这个教师节正值周日,对于不少小学和中学教师来说,这个周日温馨而热闹,小礼物、鲜花、祝福短信等让老师们深感为人师的神圣。但羊城晚报记者采访发现,在高校中,教师节却显得有些冷清,只有部分老师收到学生的礼物或祝福短信,大学生们对于“尊师重道”、“为人师表”等概念有了新认识。

大学生送祝福多以集体名义

教师节前夕,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戴老师照常回到办公室,却意外地收到了一束鲜花,还有全班同学满满的祝福。学生的举动让这位刚刚担任班级辅导员的教师感动不已。

与戴老师同样收获祝福的,还有中央民族大学的王教授。“教师节我收到了很多祝福,一大早就有人发短信祝我节日快乐。”据他介绍,学生主要通过短信、电话的方式向他表达祝福,也有部分学生亲自登门拜访,并向他献花。不过他也谈到,登门拜访的主要是他所带的研究生,而在所有问候他的学生里,研究生占了大多数。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小余所在班级每年都会由班长或者学习委员做代表,从班费中抽出一部分,给老师送上小礼物或者鲜花。“到了大学,同学们倒是比高中更重视教师节了,主要是因为每个月的生活费要多一些,能有点富余贡献出来送心意,高中时零用钱就很少。”

在暨南大学读大三的小陈所在的学代会通过会内众筹,在教师节当天给上百位老师送上一束鲜花表示祝福,她作为代表之一将鲜花送到十几位老师的手上。她说:“我和老师的关系更像是朋友,平时我会和学生处的老师们聊天,分享一些有趣的新闻,也会聊些八卦。教师节给他们送祝福自己也很开心。”

本科生对教师节相对“冷淡”

羊城晚报记者采访发现,在高校校园里,教师节期间类似的行为并不多见,甚至在不少高校里,缺少相应的节日氛围。特别对于那些没有带研究生的年轻老师,大学的教师节显得格外冷清。仅任教两年的尹老师,主要负责本科生的教学工作。教师节当天,他只收到稀稀落落几条短信,尹老师对此并不在意,“教师节不都是这样吗?”他笑道。

对于本科生们的“冷淡”,大学老师们有自己的看法。“关系疏远是最主要的问题。”经济人类学博士、银川大学副校长田广教授如是总结。他认为,祝福不是学生的义务,不能强求。“研究生人数少,而且对应的导师只有一个,平时关系较为密切;但本科生不一样,人数多,通常只有在上课时才与老师见面,而且一学期有好几个授课老师,师生关系相对平淡。”

另一方面,本科生们对于这种“冷淡”也有自己的解释。部分学生认为,自己和老师接触时间太短。“每周上课见一面,老师都未必认得我,过节还要送祝福,未免太过肉麻。”一些大三、大四的学生则表示,给自己上过课的大学老师少说也有几十个,“群发短信根本体现不出诚意。”

暨南大学大三的小庞认为,一个中学老师教一两个班的学生,而一个大学老师则要教七八个班甚至更多的学生,老师和学生间相处时间少,感情基础没有中学时深厚,所以大学里教师节的气氛自然不如中学热烈。“如果教师节当天要上课,还是会当面和老师说‘教师节快乐’。”恰巧今年教师节在周日,小庞便没有特意再给老师发微信送祝福了。

“对老师最好的尊重是好好上课”

尽管尊师重道是中国传统,也有部分大学生对于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发展出了新的认知。武汉某高校的小胡认为,对老师最好的尊重是好好上课、认真学习,不给老师添乱。“其实很多大学老师也并不在意教师节,教师和其他工种一样,是一份工作,教师负责传授知识,我们作为学生负责学好知识,各司其职,没有必要过度渲染这种氛围。”他表示,教师节这天给老师送些小礼物、鲜花、发祝福短信,都应当是个人行为,无可厚非;但如果太过隆重,上纲上线,就没有必要了。

北京某高校的小林则认为,近年来出现不少“为人师却不重道”的现象,这给了大众一种感受:有些教师或许并不那么称职。“相对中小学生,大学生更为成熟,老师备课是否认真,对待学生是否真诚,是否真的关心学生身心发展,大学生更能敏锐地感受。就我个人而言,老师很称职、很专业,我自然会非常尊敬;但如果老师敷衍了事地对待工作,我自然会有自己的判断。”小林表示。

教师节是老师的节日,但很多老师眼里还是只有学生们。一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的大学老师说,导师有句话让他铭记——作为教育工作者,最有成就感的事应该是学生的科研成果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而教师节最好的礼物,当然是看到自己的学生学好本领、报效祖国。

编辑:伟霞
对《教师节在高校“遇冷”?大学生送祝福多以集体名义》表态
对《教师节在高校“遇冷”?大学生送祝福多以集体名义》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