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州过教师节 外教们都是啥体会?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罗韵 发表时间:2017-09-13 10:30

有象征意义的比贵的好

C Wilhelm Hugel

●国籍:德国

●职业:某高校机械专业教师

●任职时间:一年

●传统教师节习俗:赠送10欧元以下的“礼貌上、象征意义上”的礼物

跟美国人Joshua一样,Wilhelm也在教师节前的周五收到了“惊喜”,他早上走进办公室,发现平时干干净净的桌面上堆着五颜六色的礼物和卡片。他环顾四周,发现同事们桌面上也有差不多的盛况,一问才知道接下来的周日是中国的传统教师节。

当他高高兴兴地跟大家一起拆礼物的时候,却越拆越惊讶,“有烟、酒、面值数百元的购物卡,还有邮轮旅行的票券,价值可以说比较高了,超过了预期,我心里挺不安的。”

他把这些跟同事们交流,也理解了送礼家长和学生的苦心,“家长希望孩子们不挂科顺利毕业,还希望我能给他们的实习或海外留学、工作提供一些指导帮助甚至资源,但是在我所受到的教育里面,这些都是教师应该做的事,而不该用贵重礼物来交换。”

他解释,在德国也有教师节,跟中国传统的尊师习俗一样,每年6月12日,德国全国都会开展庆祝教师节,感谢老师的主题活动,学生们也会给自己的老师赠送礼物。但是,德国的老师需要把自己收到的每一份礼物公开展示给学生看,最好要写感谢的贺卡或邮件来回复。

“不仅跟道德相关,法律也会参与进来,因为教师享受的是公务员待遇,跟消防员、警察等一样,根据规定,公务员收礼物的价值不能超过10欧元。因此教师节的礼物很多都是礼貌上、象征意义上的,比如贺卡、笔、本子、点心等。而像购物卡、车票、机票什么的,绝对不允许的。”

他告诉新快报记者,有几位同学估计是向知情人了解了德国的习俗,赠送给他的礼物“既合乎情理又让人感到暖心,他们送的是原产自德国的巧克力和糖果等零食,虽然价值不高,但是看出来用心,这样的礼物,我收得高兴”。

他在教师节后的第一个周一,给所有送礼的同学都发了感谢邮件,同时也让助教协助他退回了他认为过于贵重的礼物。

“相对于还没有走上社会的学生,享受高薪高福利的教师不需要接受他们购买的昂贵礼物,原则也不允许我这样做。”

语录

“家长希望孩子们不挂科顺利毕业,还希望我能给他们的实习或海外留学、工作提供一些指导帮助甚至资源,但是在我所受到的教育里面,这些都是教师应该做的事,而不该用贵重礼物来交换。”

D Victor Virtanen

●国籍:丹麦

●职业:某早教机构外语老师

●任职时间:半年

●传统教师节习俗:没有专门的教师节,在圣诞节和感恩节对老师表达感谢,赠送便宜的礼物

“我们国家没有专门的教师节呀,如果又多一个公众假日,政府要抓狂的,谁不知道北欧人一年里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放假啊。”来自丹麦的Victor说。在9月10日当天,他参加了所属早教机构的路演,顶着大太阳在高温闷热的天气,在某小区树荫底下临时搭设的彩色敞篷里示范他的幼教课堂,头戴各种装饰,一时扮演国王,一时扮演魔鬼,又唱又跳,衣衫湿了又干。

让他感到高兴的是,有学生的家长从小区的进口超市给他买来冰镇的丹麦啤酒,说是“教师节礼物”,他这才知道中国有教师节这样的好事。

“我本来是学工业设计的,也没想当老师,现在这份工作是作为临时在广州过渡用的吧,在还没找到理想职业以前,先找个饭碗。如果每年教师节都有这么多人来关心我,那太爽了,我要爱上这份职业了,不如就改行当老师好了。”

问到家乡的教师节,Victor歪着头想了半天,“圣诞节和感恩节算不算呢?这大概是我们会给老师送礼物、表达感谢的唯二日子了吧,当然,这两个节日也不仅仅属于教师,送的东西也就是那些,吃的啊贺卡啊什么的,超市里能买到的便宜的小玩意儿。”

他认为,在北欧当一名正式教师本身就是很棒的事情,每天都像在过节。“在我的家乡,正式教师的工资待遇福利,比政府公务员都高,稳定而且轻松,又受到社会尊重,最重要的是有长长的带薪假期,可以各种出国度假,你说是不是每天都过节?还好意思专门设立一个节日吗,哈哈哈!”

但是,在丹麦当教师的要求也很严格,“反正大多数人享受不到这么好的待遇啦。”

语录

“如果每年教师节都有这么多人来关心我,那太爽了,我要爱上这份职业了,不如就改行当老师好了。”

E Sundri Karave

●国籍:斯里兰卡

●职业:某国际学校外语老师

●任职时间:四年

●传统教师节习俗:从学校饭堂买来糕点和茶,开一场简单的茶会

教师节前的周五,Sundri的学生们在她的课堂上自发举行了一场小型温馨的派对。

有人带来了蛋糕,有人带来了糖果等零食,还有人带来了果汁和茶,她走进教室的时候,全班在班长带领下一起鞠躬,口中说“Happy Teacher’s Day”。然后,坐在前排的同学用手机播放起音乐,并关上了教室的灯,后排两个同学笑眯眯地把点着彩色蜡烛的蛋糕端到讲台上——蛋糕上插着四根蜡烛,代表了她在这所学校任教的四年。

对于这一切,Sundri感恩却并不意外。“在广州工作这四年来,每年学生们都会举办类似的活动,来庆祝教师节,他们非常注重仪式感,会大声地对老师说出感谢,并且深深地鞠躬,我当学生的时候,未免太过羞涩了些。”

她回忆说,自己在家乡做学生的时候,每年的10月6日,也就是斯里兰卡的教师节,学校都会组织大家开一场简单的茶会,学生们集资从学校饭堂买来糕点和茶,大家边聊天边享用,放松一下心情,有条件的学生会送上一点小礼物,比如贺卡或者家里种植的农产品、茶叶或香料什么的。因为送礼不是必须的,家庭条件一般的同学在茶会中也不会感到尴尬。

在广州做老师的这几年,她体会最深的是作为老师的“特殊待遇”,还有本地文化里对仪式感的注重。

“在家乡,老师跟其他职业一样没啥特殊的,教师节也是很平常的一天,学生出资请老师吃茶和糕点,一些年长的老师事后还会请回去,因为学生肯定没有老师富裕嘛。但是在广州,气氛不一样,大家都特别尊重老师。孩子们来上学的时候,家长会引导他们说老师好、谢谢老师这些敬语,还会鞠躬,对我非常客气。在外面社交的时候提到我的职业,大家也会肃然起敬的样子。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呢,习惯以后,感觉也很不错。”

语录

“在广州,气氛不一样,大家都特别尊重老师。孩子们来上学的时候,家长会引导他们说老师好、谢谢老师这些敬语,还会鞠躬,对我非常客气。在外面社交的时候提到我的职业,大家也会肃然起敬的样子。”

编辑:伟霞
对《在广州过教师节 外教们都是啥体会?》表态
对《在广州过教师节 外教们都是啥体会?》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金羊网-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