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放学早家长遇尴尬:“三点半难题”怎么破?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9-14 09:50

三点半放学,学生减负了吗?

一方面是学校早早放学,另一方面学生的课业负担却没有真正减轻,不少小学生在走出校门后又急匆匆赶往了校外补习班,今年上六年级的小丁就是其中一员。

“我现在除了周一和周日没有补习班,剩下的时间都有课外班。”小丁告诉记者。

小丁所在的学校是北京市的一所重点小学,每周二和周五不到三点就会放学,但是他还有补习班要上。通常,小丁每次放学回家收拾下东西就要骑车赶往补习班,而班上不少同学都有类似情况。

“我们作为家长压力很大,孩子同班同学有些人四五年级的时候就被重点中学点招走了,如果不能被点招走就只能参加电脑派位,挺焦虑的。”家住海淀区的朱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感慨。

朱先生也有个刚上六年级的女儿,因为担心孩子被派到不好的中学,他很早就开始带着孩子参加一些重点中学的点招考试。

“其实孩子在校内的作业很少,很快就能完成,但我们还给孩子报了三四个课外班,所以也不轻松。”朱先生说,只要孩子小升初的事情一天没解决,他的心就得一直悬着。

家长接孩子放学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难题究竟怎么破?

一方面是国家提倡减负,让学生早放学,另一方面,学校和家长又面临着种种落实难题,矛盾究竟当如何解决?

其实近年来,已经有不少地方政府出台了相关政策来破解难题。

例如,北京、成都等地构建了以财政投入为主的经费保障机制,上海市公办小学普遍向家庭看护确有困难的学生提供课后免费看护服务,青岛等地“以学校家委会为主导、学校参与配合”,依托学校的场所和设备开展课后服务工作。

“解决‘三点半难题’还是要让学校发挥积极作用,多开展丰富的课外活动,但是这就要求政策上有倾斜,着重给予老师补贴,提高老师的积极性。”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顾明远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强调。

顾明远分析称,政府给予学校资金支持的同时,也应当让学校有办学自主权,“教育也要共享,要让学校能够充分挖掘、利用所有社会资源,甚至包括请有特长的家长参与课后活动,不能因为放学早就把孩子推到培训机构去。”

而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则认为,还应当让学生有一部分自主活动的时间,而不是只过“上学——回家”两点一线的生活,而缺失了与社会接触的部分。

“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并不是只有学校有教育作用,社会也有,教育应当回归到正常状态,让孩子自主参与社会活动,发现自己的兴趣点。”储朝晖说。

此外,储朝晖强调,如果变相的小升初考试依然存在,那么孩子还是被捆绑在了考试和学习成绩上,那么就很难真正做到减负。(记者张尼)

1  2  3  


编辑:伟霞
数字报

小学放学早家长遇尴尬:“三点半难题”怎么破?

中国新闻网  作者:  2017-09-14

三点半放学,学生减负了吗?

一方面是学校早早放学,另一方面学生的课业负担却没有真正减轻,不少小学生在走出校门后又急匆匆赶往了校外补习班,今年上六年级的小丁就是其中一员。

“我现在除了周一和周日没有补习班,剩下的时间都有课外班。”小丁告诉记者。

小丁所在的学校是北京市的一所重点小学,每周二和周五不到三点就会放学,但是他还有补习班要上。通常,小丁每次放学回家收拾下东西就要骑车赶往补习班,而班上不少同学都有类似情况。

“我们作为家长压力很大,孩子同班同学有些人四五年级的时候就被重点中学点招走了,如果不能被点招走就只能参加电脑派位,挺焦虑的。”家住海淀区的朱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感慨。

朱先生也有个刚上六年级的女儿,因为担心孩子被派到不好的中学,他很早就开始带着孩子参加一些重点中学的点招考试。

“其实孩子在校内的作业很少,很快就能完成,但我们还给孩子报了三四个课外班,所以也不轻松。”朱先生说,只要孩子小升初的事情一天没解决,他的心就得一直悬着。

家长接孩子放学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难题究竟怎么破?

一方面是国家提倡减负,让学生早放学,另一方面,学校和家长又面临着种种落实难题,矛盾究竟当如何解决?

其实近年来,已经有不少地方政府出台了相关政策来破解难题。

例如,北京、成都等地构建了以财政投入为主的经费保障机制,上海市公办小学普遍向家庭看护确有困难的学生提供课后免费看护服务,青岛等地“以学校家委会为主导、学校参与配合”,依托学校的场所和设备开展课后服务工作。

“解决‘三点半难题’还是要让学校发挥积极作用,多开展丰富的课外活动,但是这就要求政策上有倾斜,着重给予老师补贴,提高老师的积极性。”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顾明远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强调。

顾明远分析称,政府给予学校资金支持的同时,也应当让学校有办学自主权,“教育也要共享,要让学校能够充分挖掘、利用所有社会资源,甚至包括请有特长的家长参与课后活动,不能因为放学早就把孩子推到培训机构去。”

而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则认为,还应当让学生有一部分自主活动的时间,而不是只过“上学——回家”两点一线的生活,而缺失了与社会接触的部分。

“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并不是只有学校有教育作用,社会也有,教育应当回归到正常状态,让孩子自主参与社会活动,发现自己的兴趣点。”储朝晖说。

此外,储朝晖强调,如果变相的小升初考试依然存在,那么孩子还是被捆绑在了考试和学习成绩上,那么就很难真正做到减负。(记者张尼)

1  2  3  


编辑:伟霞
新闻排行版